人生最精华岁月全奉献给台湾 宣教士黄佩笛:上帝爱我、我爱台湾

352℃ 141评论

来台宣教30年

来自德国的内地会宣教士黄佩笛(Beate Harr),于1986年来台湾宣教,一转眼就是三十个年头。说着一口流利中文的她,长期在台中太平地区从事学生工作,因着她的关怀与陪伴,改变许年轻人的生命,也在各校园中撒下无数福音的种子。今年二月她将退休回到德国,进入上帝为她预备的婚姻,开始另一段全新的人生旅程。

彼得前书二章9节的呼召
从小在基督化家庭长大的黄佩笛,年轻时很喜欢做生意,全心投入在工作上。当她正要寻求更好的工作机会时,上帝却用彼得前书二章9节呼召她:「惟有你们是被拣选的族类,是有君尊的祭司,是圣洁的国度,是属上帝的子民,要叫你们宣扬那召你们出黑暗入奇妙光明者的美德。」让她重新思考自己未来人生,究竟要全职还是从商?

黄佩笛回想,一开始父亲相当反对她全职传道,希望她可以回来承接家里的事业。黄佩笛一直跟神祷告说:「主啊,因为我顺服你,我期待看见你在家人身上的祝福。」圣灵感动她的父亲,终于明白这是上帝要女儿走的路,而愿意成全祝福她。

而后,黄佩笛辞掉工作到瑞士读神学院,有几年在德国教会服事。牧会第三年,宣教的火一直在她心中燃烧,想起自己在神学院时曾回应上帝的呼召:「我愿意去到你要我去的地方。」在一次特会中,她偶然认识一位内地会(OMF)宣教士,发现内地会的异象相当吸引她,于是在1985年正式加入内地会。

满腹宣教热情的黄佩笛告诉内地会同工说:「哪里有需要,我就去那里!」得知台湾有需要,她就开始为台湾祷告,并看一些关于台湾及中国文化的书,上帝渐渐把对华人的爱放在她心里。隔年,30岁单身的她独自一人远渡重洋,来到完全陌生的国度—台湾。

我只有一颗愿意的心
黄佩笛坦言,来台湾前,曾有两个原因使她对宣教怯步:第一、自己从未去过亚洲,对亚洲相当陌生。第二、觉得自己有学习语言的障碍,没信心可以把中文学好。后来,黄佩笛有一个信心的突破,心想「如果真的上帝要我去台湾宣教,相信祂应该已经考虑好语言的问题,我没有很多东西,只有一颗愿意的心,如果上帝要我去,我愿意去!」

当她第一次踏上台湾这块土地时,知道这条路会走得很辛苦,但心中完全没有任何害怕,因为「相信上帝是信实的神」,一定会帮助她,与她同在。至今,黄佩笛常与年轻宣教士分享:「我们那个时代,有上帝的呼召和应许,就出发了!」直到如今,她从来没有后悔来台湾。

初到台湾,黄佩笛待过台中、板桥、万华、三重等地,从事关怀基层族群的工作。她特别提到,在板桥浸信会服事时,大约有三、四年的时间,她透过阅读《基督教论坛报》学习中文,同时了解台湾教会的情形,对她在台宣教有很大的帮助。

后来内地会邀她来台中负责宣教训练部门,并在台中思恩堂及台中慕义堂配搭服事,陆续接触校园团契与得胜者协会,进入校园配搭学生福音工作,包括沙鹿高工、西苑高中、光华高工、长亿高中、中平国中等团契。

当时一位曾带过的学生加入帮派,因着这件事情,黄佩笛跟神祷告说:「若是可以,我希望可以专心在学校服事这些老师及学生们。」在内地会支持下,黄佩笛开始与校园团契和得胜者配搭,进到各国小、国中及高中教导生命教育。

「上帝给我爱,使我可以去爱这些孩子!」黄佩笛时常开放自己的家,让一群学生来家里吃吃喝喝、团契聚会。有人曾问她,为什幺愿意花时间在那些被放弃的孩子身上?黄佩笛说:「我们所做的一切,为要让这些孩子知道,上帝永远没有放弃他们!」

台湾服事三个深刻经验
在台湾服事的日子,有三个令她印象深刻的经验。黄佩笛说,刚来台湾不到半年,她就得了登革热,身体相当虚弱。当时她不太会说中文,认识的人也不多,教会弟兄姊妹发现她没去做礼拜,就到家里关心她。其中有位还不是基督徒的妈妈,甚至带医生帮她看病,让她相当感动。「不是我要来服事台湾人吗?却是他们先来服事我!」因着这次经验,黄佩笛从这些人身上体会到福音及上帝的爱,也让她对台湾人有更多的爱

921大地震时,有从德国及奥地利来的救难队,需要翻译人员随行进入灾区。当时她跟一位朋友说:「我们没有受伤都还活着,就一起去帮忙吧!」她们跟着救难队进入位于台中大里倒塌大楼里搜寻生还者,几个钟头之后,终于顺利救出一名小婴孩。黄佩笛回想起这段经历说,「这幺多人冒着生命危险,只为了抢救一个幼小的生命,可见生命是如此宝贵」,让她对耶稣救赎的恩典有更深的体会。

去年春节期间,有一个家庭父亲因病即将离世,却没有任何人愿意去陪伴母亲及两个孩子。黄佩笛就前去陪伴这个家庭,度过失去亲人的伤痛,走完这最后一哩路,并带领这位父亲在离世前信主。后来这家庭以传统习俗办理丧事,家人心中却没有平安,黄佩笛告诉这位母亲说:「只有上帝能够安慰妳,耶稣已经胜过一切死亡,妳的丈夫已经在永恆的国度里!」

收养台湾女儿 信仰传承
黄佩笛虽然是单身一人在台湾宣教,上帝却赐给她一位如同亲生的台湾女儿谭崇珍,二十六年来,她们生活在一起,一起祷告、一起同工、一起服事上帝,拥有许多美好的回忆。

「怎幺会有人这幺笨,就这样来到台湾?这到底是什幺样的爱?」谭崇珍分享,黄佩笛曾说:「上帝很爱我,我爱你们(台湾人),所以我来了!」当时还未信主的谭崇珍觉得不可思议,怎幺会有那幺大的爱,让一个人愿意放下一切,离开家乡来到一万公里外的台湾。认识神之后,她才明白这份爱的力量,原来是从上帝而来。

人生最精华岁月全奉献给台湾 宣教士黄佩笛:上帝爱我、我爱台湾

德籍黄佩笛宣教士

谭崇珍来自单亲家庭,十七岁母亲过世,她开始独立生活。在学校认识了黄佩笛宣教士,相当关心她,陪伴她度过青少年时期的成长阶段,也帮助她对基督信仰有更深刻的认识,后来就成为黄佩笛的养女。黄佩笛笑着说,「这二十六年来每天与女儿生活在一起,就是最好的门徒训练。」

谭崇珍说,记得有一天晚上12点多,看见妈妈正要开门出去探访,她心里嘀咕着:「为什幺我的妈妈需要跟别人分享,三更半夜出门关心人家心情不好,或是谁家里有急事…」当时,黄佩笛并没有因为这样就留下来,只说了一句话:「因为妳的妈妈是宣教士。」那一刻起,谭崇珍知道没有任何人事物可以拦阻妈妈服事神的态度,也让她从妈妈身上学习爱与分享的生命功课。

只剩三百块凭信心招待学生
有一段时间,黄佩笛曾在台北万华地区从事基层族群福音工作,关怀这些特种行业的女性和龙山寺附近的游民。黄佩笛说,内地会相当重视基层宣教,不管在哪里服事,就要融入当地生活,与那些人住在一起。有一次,谭崇珍鼓起勇气想去探望妈妈,走在风化区时,她内心相当紧张害怕,更何况妈妈要每天与这些人相处生活在一起。「若不是上帝在她们心里,没有人可以做到如此!」谭崇珍如此说。

还有一次,家里的生活费只剩下三百块,隔天她们必须招待二、三十位年轻人来家里吃饭,谭崇珍问妈妈说:「怎幺办,我们快没有钱了。」黄佩笛回答:「没关係,我们就把这些钱拿去买菜招待客人,相信上帝不会让我们饿死。」然后,她们就凭着信心招待这群年轻人,大家吃得非常开心。散会后,却发现冰箱里面都是满的,原来这群年轻人来家里吃饭,就带来更多恩典,让她们经历到五饼二鱼的祝福。而且也有邻居主动送给她们土鸡蛋、蔬菜和米,让她们真实感受到台湾的人情味,对上帝更有信心。

未婚夫一直为我祷告
为何愿意留在台湾三十年?黄佩笛说:「上帝的呼召是一生之久。来台湾的这些日子,在我的家乡德国,有许多人一直在为我祷告,其中包括我的未婚夫在内。」

未婚夫谭信安弟兄(Frieder Hils)是她代祷团队的一员,二十五年来一直是黄佩笛在台湾宣教的祷告伙伴。因着上帝的带领,让黄佩笛的另一半慢慢从幕后走到幕前。

「45岁之后,从来没有想过,我会进入婚姻。」黄佩笛说,多年来,她成为一个快乐的单身族,非常享受单身及服事的喜乐。有一次她在脸书上发现一句话:「进入婚姻不只要喜乐,要更圣洁!」她开始听一些关于婚姻的演讲、看一些关于婚姻的书籍,除了可以帮助服事别人 外,也让她对婚姻有不一样的看见,并开始为自己的婚姻祷告。

过了不久,她回应谭信安的感情,彼此有更多联络,虽然是远距离恋爱,却不影响他们之间的感情。谭信安也相当尊重黄佩笛在台湾的服事,关心她在台湾的情况,持续在德国为她代祷。

自己已经成为台湾人
三十年在台湾,黄佩笛分享对台湾的观察说,台湾教会有愈来愈多传福音的行动,教会连结也愈来愈深愈广,各宗派教会不再分别你我,愿意一起为神的国度来努力。此外,她也看见台湾教会更多走进社会,接触不同族群的民众,把福音更多广传出去,这些改变让她相当欣慰。

当初黄佩笛离开德国来到台湾宣教时,上帝曾经给她一句话:「你要离开本地、本族、父家,往我所要指示你的地去。」三十年后,上帝再次透过这段经文,要她离开熟悉的台湾。觉得自己已经成为台湾人的黄佩笛,对于要离开居住三十年的台湾及家人,让她相当捨不得。但她深知,无论去到哪里,在台湾还有一群爱她的家人朋友。

「退休,不是结束而是另一个新的开始!」黄佩笛将退休回到德国,进入婚姻开始新的人生。他们夫妻也将一起服事上帝,同心寻求上帝的带领,携手迈向人生另一个三十年。

相关文章:60岁黄佩笛在台订婚 爱上默默代祷的另一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