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懂对平凡生活表达敬意,就终难摆脱生命中的哀愁

582℃ 106评论

不懂对平凡生活表达敬意,就终难摆脱生命中的哀愁

康文炳,曾任职于报纸、网路、杂誌等类型媒体,着有《编辑七力》。

偶一为之的看画展,往往被人视为是附庸风雅的朝圣行为,特别是所谓名画展更是难脱罪名。但这种心绪依然格外值得珍惜,就如同堕落日久的信徒,偶尔怀着救赎的心情上教堂一样,这至少表示,我们依然看重,艺术或宗教在我们生命中的价值。

艺术和文学之所以能感动我们,那是它唤起了我们某种深藏内心的情感,而这些情感是因人而异的。《印象.左岸—奥塞美术馆三十週年大展》六十九件大师名作,观者人人自有所得;而感动我的,是米勒的《牧羊女与羊群》。

《牧羊女与羊群》画面的宁静感,不由地让观看者深吸一口气,彷彿日常纷扰的思绪,都得以随即平静下来。

戴着红帽,披着羊毛短斗篷的牧羊女,低着头打毛线。远处是一片萧瑟、单调、暗沉的旷野。所幸,地平线上方的夕阳,虽然被一片灰云遮掩,但洒落的金黄光点却让这淡淡的哀愁,瞬间笼上圣洁的光芒,连脚边散布的小花,也顿时可爱起来。

米勒的画作中,圣洁的光影与肃穆的色调,往往给我一种古老的错觉,以为他笔下的景物是神权崩解后的文艺复兴时代(约十四至十六世纪)。其实, 米勒生于1814年,《牧羊女与羊群》完成于1864 年,那时第一次工业革命已近尾声,始于1870年、以电力、内燃机和炼钢技术为驱动力的第二次工业革命,已然蓄势待发。

那是一个马克思(1818~1883)所斗争的世界,但米勒和他同时代的画家高更、梵谷等人,带人们远离了吵杂的工厂、恶臭的河水、污浊的空气,以及穷人贫病流离的街头,重寻人类劳动的人性面;而米勒的画作,则更把劳动推升到一种近似圣洁的地位。

其实,就个人而言,每个时代都有其既辉煌又悲惨的面向,今日的劳动者也许工作环境不似以往恶劣,所得分配不像以往遭到严重的剥削,同时也受到更多劳动法规的保障;然而,我们对工作的深沉无意义感、对生存状态的疏离感,却未获稍解。

如今,我们也许依然如羊群般,在基层静默而本份地劳动着;也许像牧羊犬般,心无旁骛地尽忠担任管理工作;又或如牧羊女一样,必须另兼一份工才能勉强养家。

生活从来不易,一百五十年后,米勒也许依然提醒着我们:如果我们不懂得对平凡的生活表达敬意,并给予尊严,那生命中的哀愁,终将难以摆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