期待碰触月亮的王莲

517℃ 966评论

期待碰触月亮的王莲
图片来源:pixabay,CC0 Licensed.

传说,在一个部落里,有一群年轻貌美的姑娘,经常晚上坐在亚马逊河边一起唱歌,一起梦想美好的未来,她们迷恋着皎洁的月光和远方神奇的星星。她们相信,如果能够碰触到月亮或星星,就能成为其中的一份子。有一天晚上,热带夜晚充满生机的香味激发了她们的渴望,而透过树梢的月光又是这幺轻柔,部落里最年轻也最爱做梦的姑娘奈雅,决定要爬上一棵树,试着去碰触月亮。但是她没有成功。第2天,她和女伴们爬上了远方的山丘。说不定,她们在那里能够触及月亮?但是,真可惜,她还是没有成功,月亮实在太高了。

隔天晚上,奈雅第三度离开长屋,期盼终于能一圆美梦。她沿着山路往下走,来到河边,这时她看见了一个圆满、皎洁又美丽的月亮就在河里。天真的奈雅以为月亮来河里沐浴,连忙抓住机会,纵身跳入水中,想要去触摸月亮,结果她再也没有浮上来。月亮怜惜这个天真女子的心愿,将奈雅变成一株巨大的睡莲,散发着令人陶醉的香气——现在它的名字是「亚马逊王莲」(Victoria amazonica ),而睡莲的美丽,也令她不朽。

这则南美洲的传说,来自说图皮-瓜拉尼语(Tupi-Guarani)的部落,概括了这种迷人植物的魅力。几个世纪以来,它的堂皇,它那巨大而平坦的圆形叶片,以及种植它所意味的特权,在在激励着园艺家,而它也将继续保有植物世界的偶像地位。当第一批种子运到英国时,德比郡查兹沃斯庄园的首席园艺师帕克斯顿(Joseph Paxton)爵士,与邱园的胡克爵士展开了一场竞争,两人都希望自己是第一个让这种植物开花的人。

帕克斯顿成功了,而那朵花也被採下来,献给维多利亚女王。(注:王莲的属名Victoria ,就是来自于维多利亚女王。)

夜夜狂欢

这种巨型睡莲在晚上开花,并由甲虫传粉。第1晚开的花是白色的,而且是雌花;携带花粉的甲虫来到,后来花瓣渐渐合起来,甲虫被困在花朵里,授粉就在这时候进行。第2天晚上,花色变成粉红色,而且成为雄花;而粉红色是甲虫没法在黑暗中看得很清楚的颜色,所以牠们不会回到已经授过粉的花朵上。第2晚开花时,甲虫纷纷逃离,起飞时身上带着雄花的花粉,飞到另一朵新开的白花身上,然后整个过程会再度重複。

这种植物除了花瓣和叶面上方以外,全身其他部分都布满尖刺,令它们看起来难以亲近。它们的叶片平躺在水面上,有好几次的直径纪录超过2.8公尺,甚至在玻利维亚境内,靠近圣克鲁斯的拉林科纳达(La Rinconada)渡假园区,曾经栽种出一株叶片宽达3.2公尺的王莲,破了世界纪录。那相当于叶片面积超过8平方公尺。你若考量一株王莲可以长出6~8片叶子,就不难想像这种植物如何轻易的盖满一大块区域。我们栽种的王莲把邱园睡莲馆的池子水面都盖满了,这个池子的直径有8公尺。

纵向剖开王莲的花,内部看起来颇为古怪,几乎有一点儿异形的味道。你绝对想不到,亚马逊王莲的种子里会看到像爆米花这样的东西。花朵里有一个空空的大房室;基底为雌花的受精部位,顶部则是一些坚硬、多肉但不孕的变形雄蕊,植物学家称之为退化雄蕊。在这些之上是具有生育力的雄蕊,带有花粉,然后还有一层退化雄蕊。这种三明治般的构造,形成了一个笼子,包在雄蕊的上方和下方,花朵是开放还是闭合,要困住还是释放甲虫,都要看花朵的发育及成熟到了什幺阶段而定。

当我想像着这些深夜游蕩的甲虫,从一朵花飞往另一朵花,相当于从一家夜店到另一家夜店,过着亚马逊甲虫享乐主义的生活,就不禁暗自发笑。我能想像牠们每天黄昏要起飞前,彼此叫嚷着说:「好啦,这场派对结束了,下一场在哪?」困在那里的有公甲虫,有母甲虫,牠们吃饱喝足,顺便交配。

或许亚马逊王莲并不像外表看起来那般「纯洁」,它提供了住处、保护、暖气、食物、芳香疗法、性爱以及社交生活——甲虫还有什幺不知足的?

(本文摘自《植物弥赛亚》)

期待碰触月亮的王莲